上一次美股熔断时,半导体界发生了什么?

现在来看,上一次美股触发熔断在一个特别的年份——1997年。危机四伏、金融混沌的1997年里,半导体界到底发生了什么?

文︱亚亚君

图︱网络

周一晚,全球股市同顶一片绿天,因国际油价崩跌引发的全球股市恐慌性下跌,再加上新冠病毒影响,包括美股在内的至少3个国家股市触发熔断机制。

而这也是美股历史上第二次触发熔断。美国在1987年“黑色星期一”的3个月之后,推出了股指熔断机制,分为7%,13%,20%的三档下跌熔断。三十多年来的美股市场,此前真正触发熔断仅有一次:1997年10月27日,道琼斯工业指数暴跌7.18%,收于7161.15点,创下自1915年以来最大跌幅。

从时间来看,目睹了这次美股熔断的各位,想必也目睹过1997年那次,金融混沌的1997年,半导体处于什么状态?

1997年并不是历史上一个普通的年份,7月份亚洲金融风暴开始席卷东亚和东南亚的大部分地区。

对于半导体来说,也掺着许多悲观的数据。1997年全球半导体销售额为1372亿美元,但增速还是正4.0%,相较于1994、1995年两个暴增32.2%和41.8%的数据来说,96年的-8.7%和97年的4.0%的确很难看,98年更是变成了-7.7%。(数据来源GSA)

当然,资本在半导体的投入也是信心不足,1997年全球半导体资本支出下降了11%,1998年更是下降了25%。

业内观察家、分析人士喜欢将整个半导体的发展看作是螺旋式上升,也就是具有一定的周期性,而1997、98年,遭遇金融危机蹂躏的两年,全球半导体就处于周期的悲观处,上面两组数据足以说明。

但1997年对于半导体行业来说又是不得不提的重要转折点,天下局势风云变幻,这一年一些地区势力不断突起,而一些国家势力却被瓦解。

这一年,日本半导体是悲催的,也不单是1997年,已经惨了许多年,积累了众多悲伤情绪,一次爆发。1997年已经是日韩第二波半导体战争结束的时候。

早在20世纪70年代,日本半导体崛起,拥有用于电子计算器和手表的CMOS LSI,用于消费电子产品的模拟IC以及作为业务基础的硅晶体管,64-Kbit和256-Kbit DRAM以及单芯片微控制器的开发取得了重大进展。

到了80年代,DRAM扩大了日本制造商的全球份额,日本制造商在1981年达到64-Kbit DRAM的最高位置,美国不爽,危机感从头发丝一直到灰指甲。1985年6月,SIA根据1974年美国贸易法案第301条向美国贸易代表(USTR)提起了针对日本半导体制造商的倾销诉讼。

还采取了“扶韩抗日”的策略,第一阶段,1985-1990年,美国英特尔和IBM联手扶持三星,韩国通过官产学联合,以国家力量完成对1M和4M DRAM的技术攻关,实现了韩国对日本DRAM产业的技术追赶。第二阶段,1990-1997年,三星通过3.3V低电压技术的64MDRAM,锁定了对日本人的胜局。

第二年(1998年),韩国制造商在全球DRAM市场上超过日本。

美国在1997年左右又重新回到了全球半导体50%的市场份额,时间点就是1996年《日美半导体产业协议》结束的时候。

而此前的1982年至1988年,美国半导体供应商丢失了大量的市场份额。日本活生生的从美国手中抢走了许多市场,据资料统计,1985年到1986年期间,美国半导体厂商大约丧失了19%的市场份额。

为了应对来自日本企业的竞争,美国国会和司法部开始倡议放松《反垄断法》而允许本土企业开展更大范围的研发联合体,为企业之间的合作研发松绑。从1989到1999的十年间,美国半导体相关产业(包括半导体、存储器和微组件)共发生并购198起,投资成立合资项目63个,半导体企业的规模不断扩大。

韩国半导体在做什么?

金融危机下,韩国企业日子不好过,受到重创,韩元对美元的汇率从原来的830韩元兑换1美元,下跌到2000韩元兑换1美元。韩国财阀更是众矢之的,韩宝、三美、起亚、真露、双龙等纷纷倒闭,30家财阀的破产率达30%。财阀的破产引发银行呆账和坏账激增,30家财阀的平均负债率达到518.9%,累计突破500亿美元。(资料来源:《第三只眼睛看网络经济》作者:荆林波)

可怕的是,也正是1997年起,韩国政府加强了科技方面的投资,政府科研经费支出在国家预算中的比例由1997年的3.9%逐步提高到2002年的5%以上。

此外,在1997年,中国台湾将劳动力密集型加工工业大量转移到东南亚和中国大陆,自己开始悄咪咪发展高科技产业,其中半导体算重要一项,在当年的产值达到约为76亿美元,位居世界第四,而包括主机板、网卡、电脑、监视器、键盘等产品的产值均位于世界首位,世界市场的份额在38%-74%之间。

1997年,中国半导体在做什么?

前一年3月29日,国家计委正式批复“909 工程”立项,4月9日,“909”工程的主体承担单位上海华虹微电子有限公司正式成立。

同年 11 月,《Wassenaar Arrangement 瓦森纳协定》开始实施,“瓦协”包含两份控制清单:一份是军民两用商品和技术清单,涵盖了先进材料、材料处理、电子器件、计算机、电信与信息安全、传感与激光、导航与航空电子仪器、船舶与海事设备、推进系统等9大类;另一份是军品清单,涵盖了各类武器弹药、设备及作战平台等共 22 类。中国同样在被禁运国家之列。

1997年7月31日,第一条8英寸生产线在上海开工建设。当年,我国的集成电路年产量首次超过10亿块,从1亿块到10亿块,我国用了6年时间。

1997年到2007年这10年间,我国集成电路产量的年均增长率达到37.7%,集成电路销售额的年均增长率则达到37.3%。国内集成电路总产量在2003年首次突破100亿块,总销售额则在2006年首次突破千亿元大关。到2007年,国内集成电路产量已经达到411.7亿块,销售额达到1251.3亿元,分别是1997年产量和销售额的24.5倍和23.8倍。中国集成电路产业规模已经由1997年不足世界集成电路产业总规模的千分之六提高到2007年的百分之八。中国成为同期世界集成电路产业发展最快的地区之一。





你可能会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