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导体人从不拍师娘马屁

这些半导体大佬不给老师难堪就已经谢天谢地了,还指望收获彩虹屁?别瞎操心了。

师娘,这个词甚至与半导体圈有点绝缘。

文︱亚亚君

图︱网络

 

前几天,一篇大夸特夸导师和师娘的论文火了,作者细致入微的从生活点点滴滴发掘导师和师娘的内在美,将马屁拍成了一道拥有优美弧线的彩虹,论文用五言结尾,让人意犹未尽。

绝了,但这种彩虹屁不可能出现在半导体圈,圈内人就像令狐冲,但凡有这作者十分之一的功力,也不至于痛失小师妹以及华山集团大股东地位。半导体人就这样,尤其是那些名人,别跟我逼逼赖赖的,咱们就用成就说话。

 

在半导体发展史上,威廉·肖克利够牛吧,人送外号“晶体管之父”,毕业于麻省理工的他拿奖拿到手软,最厉害的当属诺贝尔物理学奖。按理说,后辈们都应该亲切的叫肖克利一声“老师”。

但偏偏有8位年轻人不吃这一套,马屁不拍,还正面刚,一言不合就辞职。别说肖克利是广义上学院派的“老师”,就算是课堂上给这八位小年轻上课,估摸着也闻不到一丝马屁味儿。肖克利也不示弱,直接骂他们是“八叛逆”。有意思的是,这八个人今后在半导体的历史上有着浓墨重彩的一笔,创立了如英特尔等一批国际公司。

别说师娘了,这些人没跟师父干架就不错了。

倔脾气就像张忠谋,台积电创始人,一位开创了晶圆代工模式的大佬。当初找工作因为福特汽车给的待遇比一家半导体公司少一美元,电话调解薪资失败,一生就扑在半导体事业上了。还是学生的他,也不懂马屁技巧与精髓。24岁在麻省理工二次考博失败,对着大学说:“你保留你的实验室,你保留你的古老传统,我现在24岁,我要出去了,我要去做事,创造我自己的路了,我不念博士了”。

但凡你拍拍马屁,哄哄师娘,让导师泄泄题,以你张老的智商,过还不是多看一夜书的事。

不行!我老张一身正气。“此处不留爷,自有爷考博处”,此后在德州仪器工作没几年,张忠谋拿到了斯坦福电机工程的博士学位。

在大佬的世界里,拍马屁似乎没啥用?其实,不能说这么绝对。

高通创始人艾文·马克·雅各布年轻的时候,听信了老师一句“科学和工程学没有未来”而放弃了喜爱的数学和物理。这样一个充满智慧的理科大脑,居然放弃了理科,当初雅各布要是拎两瓶茅台,带一条中华,孝敬孝敬老师,再给师娘送个脑白金啥的。老师一定会认真帮你选专业,直接选微电子。

幸好后来在康奈尔大学的酒店管理学院学习的雅各布,被同学嘲笑课程简单而转向了电气工程,不然谁跟苹果打官司?那些嗷嗷待哺的中国手机厂商怎么办?

说到苹果,不得不提乔布斯,也是个狠人,从小就爱搞恶作剧,跟老师关系很微妙,属于老师要顺着他那种,而且是顺着他全家,乔布斯父亲因为儿子老惹麻烦这件事,对老师说:“如果你提不起他的兴趣,那是你的错。”可以想象,当时的老师内心有多挣扎。

好在乔布斯四年级的时候,遇到一位干劲十足的女老师。没有放弃他,而是用奖励的手段和乔布斯成为了好朋友。用乔布斯的话就是:“她成了我生命中的圣人之一。”

上面的半导体理工科直男们,不带一点弯。自信、聪明、嘴倔。仗着自己天赋异禀,目无一切,包括师娘。

 

半导体直男们内心有一根柔软的弦,触及到则眼泪哗哗的。

2016年拥有“硅谷教练”之称的比尔·坎贝尔(Bill Campbell)去世,老爷子虽然是个门外汉,却指导了不少科技大佬创业。乔布斯、亚马逊创始人杰夫·贝索斯、蒂姆·库克、谷歌创始人埃瑞克·施密特、Facebook CEO马克·扎克伯格等无不受过指点。

埃里克·施密特曾说过:“他对谷歌的贡献,确切地说是怎么说都不为过。实际上,是他策划了公司的组织架构。”

老爷子去世那一刻,触碰了这些理工科直男内心柔软的弦,纷纷在互联网上发表悼念。这也是继英特尔创始人安迪·格鲁夫去世之后最大的一轮哀悼活动了。

显然,他们只是嘴硬而已。他们何尝不想跟自己人生导师永远把酒言欢,笑傲商业。

现在看看那些师徒创业的,的确很厉害,所谓“打虎亲兄弟,上阵师徒兵”。

博通联合创始人之一的尼古拉斯,硕士毕业后在TRW工作,遇到了萨缪尔,是他劝降了尼古拉斯,让其成为他的第一个博士生,后来两人一同创立了博通。虽然尼古拉斯招妓吸毒,但这段师徒创立博通的故事也算一段佳话。

深鉴科技联合创始人汪玉和姚颂就是一对师徒,后来成立了AI界知名公司,最终被赛灵思收购,虽然一直没有提及收购金额,有业内人士评估是三亿美金。可见,这完美的师徒关系,没有马屁,只有共同富余,一起奔向财务自由。

当然,那批人工智能师徒不少都发了财。

你看,商汤科技的几位联合创始人徐立、徐冰、徐持衡、林达华都是汤晓鸥的门徒,旷视联合创始人印奇、唐文斌、杨沐都是姚期智的门徒……等等好多例子表明,导师厉害,带着学生飞,学生厉害,带着老师数钱。

他们眼里只有学术和产业,没有师娘。

 

换一个角度讲,师徒关系的融洽也决定着一个公司的兴衰,当初在2000年张汝京和团队来大陆地区创建集成电路工厂时,意识到中国半导体崛起路上最大的绊脚石就是人才。中芯国际创建初期,团队领导就从海外捞了几百人,不仅是为企业做贡献,也是培养新人。

“1名海外好手带2至4名国内新人”的“师徒传承”体系也实施开来,短短四年,一批基层技术骨干涌现,可见这师徒合力,威力无穷。

而这师徒制因为其特殊性,加强人才之间的亲密度和牢固性,一定程度上杜绝了产业挖墙脚危机。

如果在这种制度下,再来一个完美的马屁,给师傅捶捶背,给师娘捏捏肩,岂不是成为一个机灵的小徒弟,那师傅以后的位置不就是……

不,在中国半导体产业崛起之路上,怎能有马屁风气,更不能有师娘夸夸党。

在某一微电子学院的官网上,看到一则《教师师德失范行为处理方法》中提到一个案例——所要、收受学生及家长财务,参加由学生及家长付费的宴请、旅游、娱乐休闲等活动,或利用家长资源谋取私利,属于违规行为,被发现将受处罚。

意思很明确,杜绝物质上的一切马屁。但是如果你能在精神上把严肃、死板、刻薄的老师说高潮了,那你还干什么半导体啊?





你可能会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