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电厂:没听说拖欠回款可先扣财物再沟通

现在家电供应链最常见的付款周期为6个月账期加3个月承兑期,家电支付给供应商的并非现金,而是3个月的银行承兑汇票,所以整个付款周期为9个月。实际上,很多家电厂选择6个月承兑汇票,这样供应商从供货到回款要一年时间。而家电供应商相对都比较分散,尤其是白色家电和小家电供应商,因此话语权更弱,假如家电厂商拖一拖,以今年的状况而言,很多供应商应该都撑不住。

文︱王树一

图 | 网络

鹅厂状告辣椒酱厂拖欠广告费一案是否再发生反转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鹅厂让大家再次意识到,不管你是谁,都不可以惹鹅厂,哪怕你不常做广告,哪怕你已经做了沟通,哪怕是别人假你之名签的假合同只是鹅厂没有认真核查被骗了,但鹅厂说你拖欠就可以立马让法院冻结你的财产。所以这才不是失败呢,这是南山必胜客的又一次胜利。

《让子弹飞》里,老六被胡万诬陷吃了两碗粉只给一碗的钱,最后为自证清白剖腹而死,虽然鹅厂凶似胡万,得亏辣椒酱厂不像老六那么蠢。

也是辣椒酱厂规模够大,有足够影响力,又有清白纪录,换其他中小公司没准儿被鹅厂唬住,但财产被无端扣押,虽或运气好不需要像老六一样以死自证清白,恐怕也要脱层皮。

本来一对质很容易就可以查出问题,但鹅厂偏偏不沟通,先动用法院冻结辣椒酱厂的财产再说。这件事的诡异之处在于,在鹅城已经完成张县长前任的90年税收(2010年)后的又十年后,在鹅厂技术可以识别图片中的每一个敏感关键字时,在全民无隐私人工智能监控超级发达的今天,鹅厂竟然被假公章给骗了,被骗的鹅厂一上书南山区法院,老干妈的财务就被隔空冻结了。

假如各地人民法院都像南山区法院这样高效,这样服务到位,国内各大家电厂商该惶惶不可终日了。

美的创始人何享健被劫持案曝光后,即有传言说劫持者是美的供应商,因拖欠货款索要不得才铤而走险,美的随即发布公告称该传言毫无根据。不过这个传言之所以能传播开,与家电供应商回款周期长、回款难有很大关系。

现在家电供应链最常见的付款周期为6个月账期加3个月承兑期,家电支付给供应商的并非现金,而是3个月的银行承兑汇票,所以整个付款周期为9个月。实际上,很多家电厂选择6个月承兑汇票,这样供应商从供货到回款要一年时间。而家电供应商相对都比较分散,尤其是白色家电和小家电供应商,因此话语权更弱,假如家电厂商拖一拖,以今年的状况而言,很多供应商应该都撑不住。

事实上,美的、TCL、格力、海尔和小米等都有自己的供应链金融平台来管理应付费用,比如美的集团的“美易单”和TCL的“金单”,供应商的应付款项就沉积在自家金融平台里,实际上相当于赚取了银行兑票的贴现利息,供应商又被榨走一点油水。

据网易《美的供应商艰难处境:想拿到货款得给利息》,美的“美易单”大约在2018年开始推广,有“强制性推广”的意味。当然,即便不强制性推广,对大多数供应商而言也没有选择,要么接受美易单,要么不与美的做生意。

据美的财报,截止2019年末,美的集团应付账款425.36亿,同比增长15.27%,超过营业收入增速(7.14%),应付账款周转天数延长,进一步占用供应商现金流。得益于应付账款的大幅增长,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额同比增长38.50%,远超同期净利润增速。

虽然被客户“压榨”,但多数中小供应商乐于接受这种压榨,而且传统家电巨头相比而言付款还算规矩,就算拖一拖,通常不会不付。检索供应商起诉家电厂商的案例,最著名的是十几年前海尔被诉拖欠货款,近年来这方面案例都不多,除了今年惠而浦被起诉,真碰上乐视、锤子这种先拖欠然后崩塌根本付不出来的才最要命。

如果天下处处皆供应商的南山区法院,家电供应链厂商就可以像鹅厂一样天天引吭高歌,品味美好生活,但家电厂日子就没法过了,因为家电厂的部分回款,也得看下游居垄断地位的渠道平台商脸色。

说到底,还是我国供应链信息化与渠道信用建设不完善,全球所有行业里市值前十的信息产业巨头鹅厂都无法保证内部IT流程与采购销售业务流程对接的一致性,及其后的信息安全追踪与自动化处理,所以中小厂商想加快周转率只能是做做梦,毕竟连鹅厂回收款都只能靠南山区法院。

参考资料:

1. 《美的供应商艰难处境:想拿到货款得给利息》网易清流工作室 赵妍 2020年6月

2. 《家电行业产业链分析评估报告》中债资信家电行业研究团队 2017年10月

3. 《中小企业处境艰难,背后巨头抢滩供应链金融》时代财经 曾潇 2020年6月





你可能会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