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掷百亿美元,英飞凌高价收购赛普拉斯到底值不值?

此前,英飞凌还宣称要做好增长放缓的准备,没过多久就宣布90亿欧元收购赛普拉斯,这此中……

文︱亚亚君

图︱网络

彭博社的知情人士像是手握沙漏,给英飞凌收购赛普拉斯一案倒计时。从上周开始,神秘知情人士就开始曝出“赛普拉斯或寻求出售”,导致该公司周三股价盘中大涨14%,成为2014年以来盘中最大涨幅。

昨日上午(北京时间6月3日),彭博社知情人士又曝出“英飞凌即将收购赛普拉斯,交易金额或近百亿美元”。一顿午饭时间,英飞凌官宣了这笔横穿北大西洋的收购交易。重点:以每股23.85美元收购,总价值高达90亿欧元(100亿美元左右)。

这一消息,让赛普拉斯股价截止昨晚北京时间11点时暴增逾24%。达到每股22.2美元。

赛普拉斯有什么?

从赛普拉斯官网的财报资料来看,赛普拉斯2018年全年的收入为24.84亿美元,2019年Q1收入为5.39亿美元(同比下降7.4%)。预测未来在IoT和汽车领域分别有12-14%、8-12%的长期增长势头。表示物联网WiFi+蓝牙+MCU可用市场总量(TAM)在2019年高达39亿美元,其号称自家产品组合和32位PSoC产品是物联网市场的领导者。在汽车领域,预测到2023年,赛普拉斯在每辆车上的产品机遇将翻一倍达到184亿美元。并自称,没有赛普拉斯自动驾驶就不会出现。(如下图)

图源:赛普拉斯官网
图源:赛普拉斯官网

在今年3月份的赛普拉斯年度分析师会议上,公司CEO Hassane El-Khoury提出了“赛普拉斯3.0”的概念,其中有一张自我认知的图看上去很炫酷,图解的意思是,公司关注连接与计算两大方面。目前在USB、WiFi/蓝牙、汽车触控、仪表盘和车规NOR Flash中占有业界首位。

Q1收入的下降可能拥有许多因素,但面对未来物联网和汽车电子领域的机遇,赛普拉斯拥有非常大的自信。毕竟这两部分的收入在过去三年(2016-2018年),其在IoT部分的年复合增长率高达39%,在汽车半导体方面也有14%的两位数年复合增长率。

此外,在产品销售类型来看,赛普拉斯收入分为两部分:1,微控制器和连接部门(MCD)包括微控制器、汽车和连接产品;2,存储器产品部门(MPD)包括RAM、Flash和子公司AgigA Tech的产品。MCD和MPD的收入占比分别为58%和42%,属于分庭抗礼的存在。

图源:赛普拉斯官网

还记得去年年中,赛普拉斯正式推出Semper NOR 闪存产品系列,新闻稿标题非常直白——“全球领先的闪存解决方案,助力自动驾驶及工业领域安全应用。”再想想,2017年赛普拉斯宣布将逐步退出中低密度NOR闪存市场,笔者也不用掐指一算,显然这是要玩难度大一点的技术。据当时参加发布会的媒体报道,赛普拉斯全球应用及销售执行副总裁迈克•贝罗(Michael Balow)表示:“希望在未来三年内,将在汽车NOR闪存65%-70%的市场份额提升至80%-90%。”

虽然赛普拉斯实力不容小觑,但英飞凌用这溢价三分之一的水准来收购,到底值不值?

高价收购值不值?

北京时间昨天下午,赛普拉斯的股价仍为17.82美元每股,英飞凌23.85美元可能算是豪掷了。不过溢价收购这件事,只要是郎情妾意,多花点也就多花点了,总比日思夜想造成的相思苦好得多。但,昨晚美股开盘,赛普拉斯盘前暴增25%左右,股价超过了22美元每股,逼近英飞凌给出的估值。

赛普拉斯到底能和英飞凌产生什么样的化学反应呢?英飞凌似乎在官网给出了答案。

不谈别的,两者一合,这2018年财年总收入约为100亿欧元,这就是活脱脱的半导体行业老八的存在,在汽车半导体、功率分立器件和安全IC领域统统老大。

图源:英飞凌官网

显然,光从排行榜来说,那就是实打实的名次提升。

再说产品组合,英飞凌收购赛普拉斯的新闻稿中有一句公司CEO Ploss的话:“这是英飞凌战略发展过程中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一步。我们将能提供最全面的产品组合,连接现实与数字世界。”此为何意?大概就是下面这张图容纳的领域了。

具体来说,则是在下图中的四大领域带来赤裸裸的增长潜力,在家用逆变器和无线功率工具两个例子中能提供了完整的方案。在成为全球最大的汽车电子厂商之外,还拥有了该领域完整的MCU、连接和Nor闪存的产品组合。而Nor闪存则可以在集成化不断提高的汽车系统和自动驾驶的MPU中大显身手。

此外,英飞凌还认为,此次收购能够达成其此前目标——增加IC和系统在收入中的比重。

从地区来看,此次收购能够使其在日本的收入增加92%。

当然,劳师动众的收购目标也要重新提,具体可见下图。

其实收购对英飞凌来说并不陌生,比如在2004年,英飞凌斥资1亿美元收购台湾IC设计公司上元,让英飞凌拥有开发宽带终端用IC和家庭网关IC能力,直接进入家庭网关市场。到了2014年,英飞凌大手一挥,豪掷约30亿美元收购从事功率半导体元件及功率管理IC的美国国际整流器(IR)公司。两年后的2016年,更是全资拿下Innoluce,助力英飞凌降低自动驾驶汽车灯光探测和测距系统的成本。最近的2018年,英飞凌1.24亿欧元买了位于德累斯顿的创业公司Siltectra。拥有“冷裂”工艺的Siltectra,可以帮助英飞凌“分割碳化硅(SiC)晶圆,从而使一个晶圆的芯片数量翻倍”。每一次收购,都在为英飞凌开辟一块新市场或者优化现有产品。

就在一个月前,英飞凌发布2019Q2收入时,在面对全球半导体产业景气度下滑的现状,英飞凌CEO Reinhard Ploss博士说了一句扎心话:“市场增速明显放缓,但英飞凌凭借其稳健的商业模式,在第二季度仍然取得了良好的业绩表现。高速增长的时代已暂告一段落,客户需求正在回调。在3月底,我们顺应这一趋势,调整了全年的预期,做好增长放缓的准备。”

拿下赛普拉斯,这预测是不是该重新说一遍了?





你可能会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