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崇拜与以假为美的时代

众多人工智能类公司在靠“造假”过活,尤其在中国,单纯“美颜”已经不够用了,瘦腰、丰胸、拉长腿,只要是用户想要的效果,通过一个手机APP都可以做出来。这几乎就是《红楼梦》“风月宝鉴”的正面,极度诱惑个人放纵欲望,只不过风月宝鉴正面出现的王熙凤幻象,毕竟还是真实影像的投射,到了现代版“风月宝鉴”——直播网红,手机后面的人长什么样我们是一无所知了,反正都是复制黏贴一水儿的宽额大眼尖下颏、丰胸细腰大长腿。

文︱王树一

图 | 网络

我们一面在严厉批评造假,一面却又大力支持造假。

假酒、假奶粉、假疫苗、假黄金到冒名顶替的“假人”,这条线捋回去绵绵无绝,历史悠久,倒也不只是当朝特色。虽然受害者悲痛欲绝,旁观者扼腕叹息,有关部门响应迅疾,但造假事件总是屡禁不绝,只要利益足够,总有人以身试法。

林奇泉说,骗是世界性的传统文化组成部分,是不易改变的文化现象,是社会发展中特有的历史沉淀,社会在竞争中发展,人类在行骗中争胜。休谟(David Hume)认为行骗是“聪明人的权谋”,他说:“古往今来的人都好撒谎,在无知的人民之间发起骗局,是很占便宜的,因为在那里任何荒谬的骗,他们都会信以为真。”

这大概就是骗子们的理论基础。

瑞幸都有胆子去纳斯达克财务造假,顶格罚款60万的A股市场简直是拿着大喇叭在广场上招揽大家造假,A股公司当然也不辜负期望,每年都有大量或精妙绝伦或重拙雄浑的造假案例,细细玩味的话颇见智慧或力量的光芒。当然,证监会打假工作还是要做的,这不都调用北斗系统数据来查獐子岛造假了嘛!不管能否真正惩罚造假者,打假姿态要做出来,只有让“韭菜”保有希望,融资游戏才能进行下去。

证监会都用上北斗了,可见科技在打假中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不过在另一面,科技也成为造假的帮凶,甚至造假的主力。

近日宣布退出社交媒体的美国深度学习专家杨立昆(Yann LeCun,非华裔),就是为了维护一个“造假”系统——照片增采样算法(Photo Upsampling via Latent Space Exploration,缩写为PULSE)而招致围攻的。

引发争论的测试结果

PULSE能够在几秒内将一张16×16像素的图片提升至1024×1024分辨率,目前该算法仅针对人脸照片,算法生成的照片清晰到可以呈现出人脸上的毛孔、皱纹甚至一缕头发。不过,这并不是通过传统的差值算法来提升,而是对原图片“加料”,先分析出原图的特点,然后利用训练数据库的“原料”拟合出高清图片,再降低分辨率,与原图做对比,从中挑出匹配程度最高的一幅输出。所以PULSE并不是像传统差值算法一样改善分辨率,而是硬造出一幅新图来与原图比对,从中挑出最像原图的结果,从根本上来说,PULSE的输出与原图是两码事,可以视为“科学造假”,所以出现了输入奥巴马头像输出白人男子头像的结果。

杨立昆被围攻是因为碰触到当下加倍敏感的种族问题,他解释奥巴马被“白化”的原因是PULSE所用的训练数据库中图片大部分是白人照片所导致,“如果这一系统用塞内加尔的数据集训练,那肯定所有结果看起来都像非洲人。”

我私下揣测,毕竟杨立昆是法国出生成长,对种族歧视这条线不像美国人绷得那么紧,自以为就事论事讨论才是正经,科学世界里没有种族歧视问题。但他也应该知道,如今连代码里面都要去除黑名单(blacklist)和从分支(slave)了,“黑白”这条线实在是不能碰。

不过,虽然近日很多公司下架美白产品看似过激,但从矫枉必须过正的角度来看,也许不如此不足以扭转过去几百年西方人主导的审美情趣对其他种族的深远影响。连迈克尔·杰克逊这种不世出天才,都在内心羞愧于自己的肤色,频繁整容以接近以白为美的西方审美主流,最后整到几乎看不出少年杰克逊模样再下刀恐怕脸都撑不住才罢休。

当然,美国黑人平权运动(BLM)是另一个问题,这里不做展开。

回到科学造假,PULSE只是一个小案例,实际上众多人工智能类公司在靠“造假”过活,尤其在中国,单纯“美颜”已经不够用了,瘦腰、丰胸、拉长腿,只要是用户想要的效果,通过一个手机应用(APP)都可以做出来。这几乎就是《红楼梦》“风月宝鉴”的正面,极度诱惑个人放纵欲望,只不过风月宝鉴正面出现的王熙凤幻象,毕竟还是真实影像的投射,到了现代版“风月宝鉴”——直播网红,手机后面的人长什么样我们是一无所知了,反正都是复制黏贴一水儿的宽额大眼尖下颏、丰胸细腰大长腿。

“美颜”的功能我也用过,很多手机前置摄像头默认开美颜,第一次用的时候吓我一跳——简直不是我嘛,后面虽然把美颜级别下调,但也没有完全关闭,毕竟谁也无法抗拒“青春崇拜”,谁也无法排遣“对已经失去的饱满天然之容颜精力及单纯热情之心灵状态的乡愁”。欧丽娟教授在《大观红楼》中说:“追求年轻的现象于现代尤烈,从二十世纪晚期开始,迄今近几十年来,基于当代科学、医学以及资本主义文化的大众消费趋势,以致产生一种对‘年轻’特别着迷的时代风气,连带地,回春冻龄的热潮也就方兴未艾。”

“青春崇拜”没有对错,哪怕回春冻龄与长生不老一样到头来是虚妄,谁又能抵挡?谁真正可以从容面对眼角的皱纹、凸起的肚腩与松弛的肌肉?

不过,这个万亿级别的市场存在诸多资本推手,而资本只迎合多数人的欲望,以多数人暴政消灭个人选择。我十分担心,以后个人在影像记录中将无法老去,就像默认开美颜一样,就像把“黑人”变“白人”一样,摄像头后面的人工智能也许将一律加上青春滤镜。

既然都要被数字化了,终有一天我们的照片或将由社交媒体类应用软件做主,每个人都年轻俊俏潇洒可人。如果杜拉斯生活在那时,应写不出“与你那时的容貌相比,我更爱你现在备受摧残的面容。”

参考资料:

1. 《骗文化》林奇泉 2003

2. 《深度学习先驱Yann LeCun被骂退推特:你们都很懂,从此我不说话了》 机器之心

3. 《大观红楼(母神卷)》欧丽娟 2015





你可能会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