拯救Arm

英伟达可以表示仍保持IP授权中立性,仍然向与英伟达有竞争关系的客户出售Arm的IP,但英伟达如何保证不会通过Arm的IP来实现芯片产品成本的竞争优势?毕竟财务并表以后,英伟达产品采用Arm的IP将成为内部结算,其价格体系如何与外部结算保持相对均衡?

文︱王树一

英伟达(Nvidia)与Arm的交易一波三折,在8月20日的财报会上,英伟达首席执行官黄仁勋还说收购Arm是谣传,尚未提出收购计划,结果不到一个月,谣传就变成了事实,看起来计划确实没赶上变化。

从软银开始兜售Arm时,业界主流声音就认为传闻中的潜在买家中没有特别合适的。三星、英伟达和苹果都是Arm客户,买下后都有可能与Arm现有客户形成冲突,在传闻聚焦于英伟达时,Arm联合创始人赫尔曼·豪斯(Hermann Hauser)在接受BBC采访时就表示,被英伟达收购将摧毁Arm向所有设计公司无差别进行IP授权的商业模式,让Arm大难临头。

相比这三家,不做自己品牌产品的台积电无疑更合适,但台积电明确表示无意收购Arm。其他的买家,要么是掏不出买Arm的钱(IP公司等Arm同行),要么因为地缘政治原因早就被排除在外(中资公司),反正都上不了谈判桌。资金窘迫的软银一定要卖,所以只能在仅有的几个买家中全力推进谈判,能找到英伟达接盘,软银该谢天谢谢人了。

从财务数字和商业愿景上来看,英伟达收购Arm是一笔好买卖:应用最成功的AI平台加上应用最广泛的处理器生态,在服务器领域看到了进一步挑战英特尔地位的机会,英伟达的技术也获得了在便携式消费电子与物联网终端产品的更多入口。何况Arm财务状况良好,财务并表以后即刻对英伟达的毛利率和营收有贡献,虽然400亿美元价格不低,不过有50亿美元要看Arm后续表现再支付,所以基本上相当于以350亿美元收下Arm,仅比软银购买价格高了30亿美元,考虑通货膨胀的话,软银这笔交易还是吃了亏。

虽然英伟达在声明中一再强调将不改变Arm原有商业模式,保持其IP授权的中立性,但业界仍然十分担心,毕竟做产品和IP授权思路不同。

英伟达收购Arm对外简报(部分)

Arm毛利率极高,但IP授权毕竟营收规模有限,Arm2019财年营收约18.36亿美元,而英伟达2019年收入为117.2亿美元,Arm营收占英伟达比例不到五分之一,要冲营收,最终还要看产品。英伟达可以表示仍保持IP授权中立性,仍然向与英伟达有竞争关系的客户出售Arm的IP,但英伟达如何保证不会通过Arm的IP来实现芯片产品成本的竞争优势?毕竟财务并表以后,英伟达产品采用Arm的IP将成为内部结算,其价格体系如何与外部结算保持相对均衡?

Arm 2019财年数据及2020一季度营收

这也是赫尔曼·豪斯“拯救Arm”计划中提到对英伟达的三点诉求之一:须有法律协议确保Arm IP授权对英伟达一视同仁,不会给予其任何独有优惠。

这种上下游通吃的做法常常在行业中被诟病,因为厂商很有可能在短期商业利益推动下,利用上下游协同的优势来打击竞争对手,英特尔和三星的代工业务不如台积电,倒不是这两家在工艺上投入不够,还在英特尔工艺遥遥领先的时代,其开放出的代工业务也少有客户,原因就是英特尔无法保证代工业务的“中立性”,因为自家产品过于成功,当代工业务与自家品牌产能发生冲突时,肯定要保自家产品的产能,这就让客户不敢放心使用。三星代工业务近年来大有起色,也与其相对独立核算有关。

为反对英伟达收购Arm,赫尔曼·豪斯不仅给英国首相写了公开信,还建了一个网站savearm.co.uk,号召人们联署反对这桩交易,他呼吁英国首相出资一、二十亿英镑来协助Arm从软银赎身,以在伦敦交易所上市为退出渠道,反正软银为了回收资金一直想让Arm重返公开市场。

退一步来说,如果英伟达要收购Arm,赫尔曼·豪斯认为必须满足三个条件:第一,签署法律协议确保不减少被收购以后Arm在英国的职位;第二,签署法律协议确保英伟达获取Arm IP没有独家优惠;第三,要求美国海外资产控制办公室(OFAC,Office of Foreign Assets Control)给予英国豁免权——即英国在使用与处置自家处理器技术时不受美国管控。

第三条彰显了赫尔曼·豪斯的国际主义精神,也与我国不少呼吁推翻这项交易的诉求相呼应:Arm卖给美国公司以后中国芯片设计公司危险了,以后都没有好的IP可用。

我倒不这么认为。究竟是一个完整、独立,在移动计算IP市场近乎垄断的Arm符合中国半导体产业长期发展规律,还是被英伟达收购可能让部分市场重构对中国产业长期发展更有利,还真不好说。我们去否决,除了显示对抗意志,其实收益并不多。

而且,在这桩交易之前,被日本财团控制的Arm并没有独立供货的能力,美国禁令一下,Arm也同样断供。整个半导体产业基础都是美国人构建起来的,连中国科创板上市的公司都不敢说自己能独立供货,一家英国公司又能支持到哪一步呢?Arm变成美国公司,在供应中国方面不一定会变得更难,假设传闻针对美国“实体名单”企业的销售许可只开放给美国公司为真,那么黄仁勋说有把握让中国政府批准这项交易也许不是没有根据。

赫尔曼·豪斯有个观点值得关注:为摆脱被英伟达算计的可能,主流芯片设计公司必然要自己去开发自己的架构或者扶持第三方独立架构,而这会让英伟达取得优势——即哪怕以后Arm演变成只供英伟达,只要能分散竞争对手资源、延缓竞争对手速度,那就是值得的。

总之,这确实是一场会改变计算架构生态的收购,本着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原则,我也去拯救Arm网站联署了一下。





你可能会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