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G射频前端:喧嚣尘上,落实有几家?

在这喧嚣尘上的气氛中,请咬死一个问题:那些号称5G概念龙头的国产代替里,能落实到产品的究竟有几家?

文︱辛锐评

 

5G,热,你想象不到的热

近来5G是一个超级热门词:

各种大厂官宣出文案必须提及,各种科技自媒体更是使劲往上蹭,随便你关注几个科技类公众号,基本上每天都得被被“5G”一次。

这里头自然是因为当前正值5G换机潮前夕,也因为华为等国产巨头的技术积累,中国的5G走在世界前列,乃至在标准定制方面有更多话语权,对华为中兴们来说是安全自主,对在下这样的吃瓜群众而言还一种叫作民族自豪感的东西……

5G更成了股民开口闭口的一个概念,作为新一代网络通信技术,它一直被期待,被视为大通信行业未来的第一驱动力。

各种券商推波助澜,更是发布了大量研报,篇篇都极富技术含金量。看起来每个分析师都跟无线电专业毕业似的,其中一些我这种理工男都已经看不懂了。

对此……辛锐评只想提醒醉心于看起来高大上的深奥技术中不可自拔的你——尤其是如果你打算买股票:在这喧嚣尘上的气氛中,请咬死一个问题:那些号称5G概念龙头的国产代替里,能落实到产品的究竟有几家?

 

5G想国产,关键在前端

近期,华为推出的P40手机,被网民称为是“国产化程度最高”的5G手机,这款手机去美化明显而(尽量地)彻底,大量零部件都采用国产或者日韩系。然而它还是有几颗美国芯:高通、Qorvo、Skyworks的射频前端芯片,这也是手机上关键核心部件,信号好不好就全看它们了。

基带华为自己有海思,存储器除了非美系选择,我们其实也还有长江存储和兆易创新,但是射频前端,其实我们就没什么拿得出手的了。

华为之所以可以在2019年519之后依然硬气侧漏,照样出手机,无须对性能做妥协。吃瓜群众纷纷猜测:原来华为说的“关键物料已大量备料,足够两年使用”,说的就是射频前端芯片你吧!

即便在2019年发布的Mate30里,它没有采用美国厂商的5G射频前端,采用的也是村田的芯片,而绝非是我们国产代替。

在射频前端领域,众所周知,美国三家厂商:博通、Qorvo、Skyworks,与日本村田牢牢占据第一阵列,基本囊括了全球85%的市场份额,绝对的TOP4玩家,在高端领域更是说一不二。

上述四巨头之外,还有个高通。高通的射频前端业务始于2013年推出的RF360解决方案。高通凭借自己是手机基带领域无可辩驳的第一地位,玩的是高度集成路线。

2016年高通与滤波器巨头日本TDK合资创建了 RF360 Holdings。此后一路快跑,2019年它从TDK手中全资买下RF360 Holdings,并于同年年底推出了名为RFFE的第二代射频解决方案,直指5G……至此高通已成了仅次于TOP4的第五个高端玩家。

2019年12月,业界传出博通计划出售射频前端业务,正在找瑞士信贷寻找买家,卖身价高达100亿,这在当时是一个圈内爆炸性新闻。业界传闻最可能的卖家是博通射频前端产品的大客户苹果,毕竟人家6月份才刚刚和博通签了一张2年射频元件的大订单。

不过至今也没听说谁真买了博通,当然了不管是苹果还是谁,反正不会是中国某某某,最后还是它们哥几个玩来玩去,没我们什么事。

作为一个大国,中国在“自主安全”和“构建全工业链”上态度坚决且历来以“不惜血本”著称,在这个全球化,讲求效率和协同的时代,不仅老外不明白,就连很多中国人自己也颇为不屑。

还在干老本行的时候,行业内一直有两种声音。

乐观者:别什么都往政治阴谋论上扯,现在是一个全球化的合作时代,讲的是WIN-WIN,大家WIN才是真的WIN……

而悲观者则正襟危坐:美帝国主义灭我之心不死,可是国人只知道赚钱,专挑最容易最快来钱的事做,深圳有多少工厂都在渴望“来一颗芯片贴上PCB,随便加几颗电阻电容就能卖,赚个一美元就可以”的美事,这在饭局上可以吹几个月,偏偏没几个会去啃硬骨头的……

作为一个既不乐观也不悲观的人,我发誓当时真觉得不太可能发生芯片禁售这种事——不让我买TI是吧?我买ST(意法半导体)呗。只希望法国人的骨气能像加班多一小时就能去游行那会这么硬气。

然而就在去年,也就是2019年,这件事不幸言中。

5月19日深夜一个禁令,彻底触动了中国人那根敏感的神经——这件事也空前激发了

国民对国产替代的热切盼望:不管我们落后多少,多么不成器——就像当年没有TPLINK,今天思科也不可能卖到88一个啊?

——当然我是绝对不会买的。

官媒、自媒体、券商研报的热情被彻底激发,其中频繁提及,声响最大的厂商数量超

过10家:昂瑞微、唯捷创芯、卓胜微、慧智微……

然而,查遍华为或者非华为手机,你都找不到任何一个5G射频前端出自上述厂商。那么,这些被自媒体和券商研报推到风口浪尖的那些所谓5G龙头又是怎么回事呢?

 

那些扯淡的5G概念龙头

无论是吃瓜群众以前没怎么听过的细分公司,还是因为上市了所以被券商研报吹得七荤八素——尽管这些文章通常会从RF扯到微电子,看起来一个比一个专业,一个赛一个高大上。但辛锐评很快发现,即使你不懂任何深奥的微电子或者无线电原理,只要你有点耐心一行一行地往下看,你都可以发现这些所谓的5G概念股,5G龙头,基本都是扯淡。

卓胜微:压根没5G什么事

股民可能会对这家公司非常狂热,它甚至有“电子茅台”的说法。它在以往的3G、4G的射频前端产品上也确实取得很不错的成绩,甚至可以说是国内这一块领域的龙头。赫然位列华为、中兴等中国顶级终端厂商的供应商之列。

然而,截止目前为止,公开渠道可以看到的消息里,它还没有任何一款5G产品的实际信息。

昂瑞微:400万了不起啊

如果搜索这家公司5G方面的消息,你能看到最多的就是该公司董事长在各种5G会议上的演讲和受访,每言必及5G……请恕在下斗胆猜测:你大概是想IPO了吧?

和前面提到的卓胜微类似,虽然它在3G、4G这些市场的射频前端产品取得了不错的成绩,但现在我们说的是5G……它至今尚未有任何实际的5G产品信息。

不过就在今年2月份,一则关于小米再投一半导体企业的消息再次把它推上电子头条,消息称 小米投的就是它,投资涉及的是关于5G射频前端产品的研发。

然而,至今3个月了……也许,对于5G射频前端这种高端霸气上档次的技术,这么着急可能过分了点但当我回头仔细看看的时候——什么嘛,其实小米就是投了400万……恕我直言:我不想说什么,就小米那市值,这400万真的只能算“塞塞碎”。

能得什么似的……400万了不起啊!

唯捷创芯:都2020年了,我就想问然后呢? 

唯捷创芯的情形和上述两家类似,它在2G、3G、4G时代,的确是射频前端PA的行业小巨人,此外近年因为5G和联发科走得很近而备受关注。联发科谁啊?这可是手机CPU领域仅次于高通的超级老二。

联发科旗下的射频产品,原来由2017年3月并购的络达科技负责,但看起来它混的很一般。于是在2019年8月,络达科技的PA部门被解散,此后,联发科就把PA重任交给了唯捷创芯,并且于同年稍后时间加大投资唯捷创芯。

唯捷创芯则宣布计划于2019年发布其首款在3.3Ghz~3.6Ghz频段支持的HPUE。可是,至今,并没有这个计划的任何后续消息——我的意思是连个型号都没有。

我就想问:都2020年了,然后呢?

当然,在前面提到的这些公司里,也不是家家都这么扯,如果真是,华为们哪来的底气?备货顶多也就备了两年不是?下面,辛锐评就带你来看看这一两年实实在在有5G射频前端产品的国内厂商。

开元通信:我去年出过东西

与前面已无力吐槽的所谓龙头不同的是,开元通信是一家模组厂商——它们家不产芯片,只做芯片的搬运工。

2019年8月,开元通信推出了针对中国移动的5G n41频段的滤波器芯片,型号:EP70N41,频段范围 2.515~2.675Ghz。

同时,它还开发了针对5G的多款滤波器新品,分别为:

  • 针对n79频段EP70N79(4.8GHz~4.9GHz)

  • 全频段B41高性能滤波EP7041,2.496Ghz~2.69Ghz。

天津诺思:我去年年底还在出东西

这家公司没有上市。

2018年12月11日,工信部公布了5G使用时间和频段后,天津诺思随即就发布了两款产品。

  • RSFP2602D 这是适应n41频段的2.6GHz的滤波器

  • RSFP3500D 这是适应3.5G的滤波器。

注:5G是指第五代通信制式,并非频段5Ghz,2.6G也在5G频段范围内。确切的说,2.6G这个频段挨着现有的4G频段,为中国移动获得的5G频段,而3.5G这个频段则为中国联通获得的频段。

当然,尽管新闻稿上说是“立即”发出,但根据各种新闻稿判断,实际推出时间应该稍晚于2018年12月,大致在2019年1月。

到了2019年10月,天津诺思进一步推出了一款高功率容量的BAW滤波器,该器件同样工作在5G n41子频段,支持8W的平均输入功率,是一款基于基站产品应用需求的滤波器,其有助于解决5G小尺寸,高性能高功率的痛点问题。

去年10月距今也就半年左右,不算太久,已经算是很“新”的新闻,然而就在近日,它又又又叕发布了一款号称尺寸最小的 wifi6 BAW滤波器!

这里简单科普一下:目前市面上的滤波器,主要为SAW滤波器和BAW滤波器,前者适应的频段相对较低,此前已经在3G、4G领域使用,而BAW才被视为是5G时代滤波器的主要技术制高点。

慧智微:我两个月前刚出新东西

慧智微,2011年成立的一家广州高新企业,十年来深耕射频前端产品领域。说到慧智微的5G射频前端产品研发之旅,要从2019年2月开始说起,当时慧智微联合中移动,是国内首家于MWC展示5G 新频段(Sub-6GHz)PA模组的射频芯片公司。

最近一年多以来,在5G射频前端方面频传佳报,技术、产品都在稳步推进。

2019年4月,在第七届电子信息博览会上 慧智微宣布推出 5G可重构射频前端平台 Agi5G 技术平台,这是在慧智微此前基于4G可重构射频前端平台 AgiPAM 成功大规模出货以后,从4G到5G的拓展。

2019年6月,在上海GTI workshop中,慧智微演示了工作于n77/79 5G频段的射频前端模组,该模组不仅集成了功率放大器,还包含了滤波器、开关、LNA等射频前端模块,达到了高度集成化。并且可支持HPUE PC2高功率,满足运营商对5G高功率的需求。该模组芯片方案支持业界主流平台方案,预计2020年第四季度可以支撑客户实现5G终端量产。

2020年3月,慧智微Agi5G™射频前端解决方案于2019年第四季度量产并交付Alpha客户验证,首批搭载该方案的手机终端于近期批量生产。不过并未说明是什么品牌或者型号。

其中,慧智微推出的两款基于 Agi5G 芯片分别是:

  • S55255:Agi5G™ n77/n79双频L-PAMiF芯片

  • S15728:Agi5G™ n77/n79双频L-FEM芯片

需要特别指出的是,慧智微最厉害的地方在于:当前,能在该频段推出集成化5G射频前端芯片的,它是国内第一家全球第二家——至于第一家是谁,这也是辛锐评下一篇文章将要重点分析的。

华为:你们厉害是吧,我找三安光电量产 

先说明,你们想买三安光电的股票不关我的事!

——反正我没买。

说到5G,说到手机,其实分量最重的,自然少不了华为这个国产擎天柱。

华为海思不仅成功自研麒麟系列CPU,还亲研射频前端里仅次于滤波器的关键部件:PA,集成的,高端那种。

当通信终端从曾经的2G演进到3G、4G,到即将进入的5G时代,射频前端部件数量越来越多,成本越来越高。但器件的空间却越来越小,无论是基于物理空间还是成本,稳定性,射频前端芯片高度集成化都是将来的趋势。

有业内人士表示:做PA不难,做滤波器也不难,但是要把PA、滤波器、LNA这些部件高度集成到一颗芯片里,那才是真正的挑战。

华为自研PA干的就是这种高端活,此前主要是交给台湾穩懋代工,近年为了分散集中代工风险,华为从去年开始选择三安光电作为其集成代工商。

2019年10月,华为自研PA开始释单给国内的三安集成。

2020年4月15日,华为更是发布了一个重磅消息,其高端射频芯片(PA芯片)已成功流片,在三安光电开始小批量量产。

区区两条,简洁明了,分量却很重,因为这是截止目前为止能找到的关于5G射频前端的最新消息!

 

写在最后……

在如今这个5G喧嚣尘上的时候……辛锐评并不是一个被民族情绪裹挟的机车少年,但深夜经常只是为了上推特看建国同志而被挂在墙上的我,不得不感慨:有时,并不是你想在商言商就可以按做买卖的路子去做生意的……

虽然有各种各样蹭热点却没有实实在在推出产品的公司群魔乱舞,让花了100个小时收集信息的我愤怒不已。然,所幸还是有少数几个做实事的厂商,真真在为我们突围。

身为一个曾经的单片机码农,我最后想说的是:如果有那么一天非要跪着求大厂它们才肯卖芯片,那么……我希望:起码要跪自己人!





你可能会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