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少军:无论中国半导体产业未来形势如何,做好准备是首要

2020年6月29日,中国(上海)自贸区临港新片区半导体产业发展高峰论坛在上海正式召开。会议上,中国半导体行业协会IC设计分会理事长、清华大学微电子研究所所长魏少军先生带来了主题为《中国半导体产业发展前景分析》的精彩演讲。

以下内容为魏少军的一些看法:

首先是新冠肺炎疫情对集成电路产业的影响。之前上海市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副主任傅新华提到今年1-5月份,上海集成电路产业销售收入逆势增长了38.7%。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不知彼而知己,一胜一负,不知彼,不知己每战必败,这次新冠肺炎疫情带来了很多的启示。MIF预测,今年集成电路大概会呈现4.9%的衰退,5月份这个数值曾是3.5,后面是否会进一步加大衰退的力度尚在观望中。

5月22日,美国数据事业人口逼近3900万,疫情确诊患者目前超过了250万,死亡人数超过12.5万,并且这种情况还在加剧,美国50多个州中,大概有30多个州是在增加。这种情况已经对国内半导体产业产生了不大不小的负面影响。

美国整个经济规模非常大,由于疫情的影响、失业率的上升,以至于带来消费层面的下降,芯片的出货量、需求量也会下降,对全球带来了很大影响。魏少军说道:“当然这个过程中还叠加了很多政治因素,美国人提出了技术脱钩的问题,要求美国企业回归,日本人也跟着搀和。”

“当然,我们对他们能不能这样的回流,能不能真正实现从中国大市场的转移,还需要再观察一段时间。我个人看来,即使美国政府有意愿,美国企业未必就愿意做。即便美国企业想做,但回去以后市场能不能回暖仍然是一个问题,即便回去了也要考虑生存和发展的问题,所以这都不是一个简单的问题。很多企业到东南亚以后也面临着其他问题,他们想回来的时候能不能回来?也回不来,其实很难。”

全球化过程不是政治意愿,是经济意愿、经济驱动的一个情况,针对上述问题还是要从经济基本属性去看。

疫情加上中美关系会带来很多麻烦,中国的发展面临着严峻的挑战,特别是美国对华为的制裁,在前段时间引起很大风波。魏少军认为,美国和中国这次都犯了一个错,叫知彼而不知己。就是对别人很了解,但反而忽略了自身情况。美国希望自己的企业回归,但实现的可能性很小。当初美国想整中国的时候,并没有去考虑自身会受到怎样的影响。

做一个比喻,住在玻璃房子里的人,就不要向别人扔砖头,这是一个基本原则。但现在看来,住玻璃房子的人向别人扔砖头了,那么自己的房子是不是也会被砸掉?

中国跟美国不太一样,中国的问题不在于官方,是在民间出现了一个知彼而不知己的情况。当下有大量类似于“全面国产化替代指日可待”等这种说法出现,事实上这都是一种口号型的发展,大家并没有真正意识到要替代什么?要可控什么东西?这种情绪化的影响其实对整个产业带来了负面作用。

魏少军表示,政府应该也遇到很大压力,人们对“国产化替代”的呼吁,就是向政府要资源、市场、支持,这种情况所带来的影响是很大的。其实我们应该看看摩尔定律背后的一些哲理,有些东西需要回到本质才能看清。

在今年摩尔定律发现50周年会上,加州理工大学的卡夫米德教授位说道:“摩尔定理不是一个物理定理,而是人类本性的定理,人们知道什么在物理上可实现,而且对之深信不疑。”回到实物的本质看才能明白,情绪化的东西在主导我们去做很多事情,而因此带来的就是思考不够深入。我们的很多决策会变的仓促,我们的做法也未必真的可以解决问题。

当谈及集成电路的发展驱动力有没有变化时,魏少军认为是没有的。他说道:“有一句话叫不谋万事者不足谋一时,不谋全局者不足某一域。我们做事情不能只看一时、一世,要看全局、万事,这样才可以看明白。全球半导体产业基础性、支撑性的作用没有改变。”

1970年,GDP概念出现,在之后很长一段时间内中国的GDP增长并不快,大约每年1万亿。但从2002年以后,增长开始加速。全球范围内,前30年大约平均每年增加1万亿美元,但之后的20年每年约增加3万亿美元,比例3:1。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状况?什么东西在驱动着全球GDP高速发展?

既不是钢铁、石油,也不是农业、交通、矿产,唯一我们能看到的就是信息基础,信息产业的发展帮助我们在过去20年中不断积累财富。国际上以西方社会克劳德模式为代表提出了第四次工业革命,中国则提出了信息革命,这是一个不同的词,魏少军说:“我认为习主席的词更高明一点,为什么呢?农业社会、工业社会是我们经历过的两个社会,我们中华民族在农业社会曾经是长期领先于世界其它民族的。但非常遗憾,工业社会时由于我们闭关锁国丧失了发展机遇。如果我们现在认清现在是一个新的历史阶段,那信息革命或者说信息社会就会带来全新的机遇,中华民族是不是可以利用这个时机实现伟大复兴?实现中国梦?我想这是习主席在考虑整个社会划分的重要论述。”

那么半导体跟GDP之间是什么关系?从1987–2002年这15年间,年销售增加了1082亿元,年均增加72亿元。2003年到2018年的15年则增加了3281万元,年均增加219亿元,比例为219:72,又是3。因此半导体的增长跟GDP的增长是密切相关的。因此可以说集成电路还可以再成长100年,只要GDP在增长中国就能继续成长。

2015年,胡正明先生在上海的一个会上谈到:之所以很多人认为摩尔定律已经停滞等等,这些都是因为他们对半导体产业的基础性、支撑性作用理解不够深,也对半导体发展的基础性规律认识不够深。中国集成电路发展受到中国经济高速发展的带动,所以它的动力也没有变。

中国在信息技术、信息产业的发展应该是过去20年经济发展的奇迹,中国生产了全球绝大部分的电子信息产品,这是中国应用大量集成电路的根本原因。

麦肯锡的一项报告显示了中国融入世界的大趋势。其中有几个关键的数据,一个是中国和世界经济的依存度,可以发现世界对中国的依存度在上升,从之前的0.4增加到2017年的1.2。相反地,中国对世界的依赖程度有所下降,从0.8-0.9下降到0.6左右。

在研究中国相关科技企业在国内外市场份额时可以发现,相当大的一部分产业的主要市场还是在国内处。半导体是情况较差,国内占比只有5%。中国在世界上技术标准的融入已经相当高,在电子元器件、电动汽车、消费类电子、设备、人工智能领域,中国大概率都是采用全球标准。当然我们也不要妄自菲薄,中国之所以有这么大的市场是因为中国已经融入了全球世界。

全球化趋势没有变,芯片在美国设计、台湾加工、马拉西亚封装、送到中国生产并分发全球的大趋势也没有变。

未来集成电路会怎么样?中国的发展给了很好的回答。

魏少军提到,作为行业的政策制定者或者行业人士一定要审视度势,要看清大势才能往下发展。前段时间中共中央国务院提出了新基建,新基建提到七个方面,集成电路在中间,集成电路支撑着所有新基建。新基建当中绝大多数是信息技术,信息技术支撑其它工业化、农业现代化、城镇化的发展,所以集成电路是对整个国民经济的根本支撑。

5G的发展将彻底改变整个工业的结构,未来5-10年,中国工业结构的调整、转型升级要依靠5G。在这里魏少军提出了一个问题:为什么美国人一定要把华为干掉?

美国发现了5G的关键核心作用,甚至可以说这是一个划时代、具有分水岭作用的技术。美国人后来当然后悔了,把自己隔离到5G之外,而现在又允许企业参与5G的标准制定。

在汽车电子领域,目前的建树不多,但可以看到在中国大陆至少有3家国际大企业:通用、大众、本田,其中有30%的汽车在中国大陆生产。随着本地化的过程,特别是新型技术的发展,汽车电子的本地化也是必然趋势。

魏少军表示,在科技领域,中国处在一个非常重要的位置,中美之间出现竞争也是必然的,当然这种竞争我们希望是良性的,在竞争当中应有合作。

未来形势究竟会怎么样?魏少军总结道:“值得注意的一点就是要做好准备,为未来的发展做好准备。现在悲观预测就是全面脱钩,法国前总理去年在中欧商学院的一个演讲当中明确说到,如果脱钩了,未来最大的可能就是一个世界两个体系,中美各自发展自己的科技体系和技术体系。乐观的预测就是维持现状。”

“我们在当前这个状况下要维持一个清醒的头脑,要强调开放合作,不要强调那些华而不实、对实际没有任何帮助的事情,这也无法助力产业的发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